回到村子里的上海spa水疗按摩师

2020-06-22 01:49:47 moon 236

邓华家的宅子曾是村里的标志性建筑,设计图纸是邓华当年客人中一个留过洋的建筑师无偿提供的。客厅、厨房、卫生间,都是21世纪最新潮:尤其是二层房顶,有个移动天窗阴南天不动,晴天一摁遥控器,铺着红泥瓦的屋顶:缓缓错开,露出十多米宽的玻璃.阳光瀑布般地倾泻下来,硕大的屋子洒满阳光。
邓华是开着一辆奥迪车回的家。在京城是一股的,可在偏僻的乡村,可是公认的豪车了·乡里乡亲好奇地问:“干啥营生,赚这么多钱?”“按摩,”村民们摇头。“水疗按摩!“邓华笑着说:男人们不吭声了,女人们仍然问:“那能赚多少钱?““一月三万元吧。”女人张大了嘴巴,也不吭声了。
邓华母亲忙着给女儿张罗对象,她找来几个媒婆,怪的是一个个答应得挺好,可都迟迟没有消息。终于一个媒婆给介绍了一个,邓华去见面,不一会就跑回来了,脸气得铁青,气哼哼地冲母亲说:“你是给我找对象还是给你找对象!“从此连续几天不和母亲说话。原来媒婆介绍的对象五十来岁,死了老婆,还有一个仅比邓华小三岁的儿子。头顶都秃了,像一片开阔的原野。母亲响呐说:“过去村里几个年轻的,托媒婆到咱家提亲,像苍蝇见了血,赶都赶不走。你一回来。不知咋地,都不提这档子事了。”
邓华心中咯噔一下,她想起婚介所工作人员一再提醒:职业一栏上,要写美容师。不要说自己是按摩师。可她觉得都是父老乡亲,没必要说瞎话。

54646.jpg


她叮喝母亲说:“我是找对象,不是找大叔。也不想一进门,就当后妈。那样,我宁可当一辈子剩女”“啥叫剩女?”母亲瞪大眼睛疑地问。“就是女光棍!”邓华的语调有点凄凉。
母亲最圈红了,自言自语道:“自古只有刺男:没有刺女。啥时有了女光棍了呢?”
这天晚上邓华母亲上楼睡觉去了,她一人在客厅看书:忽然听见一阵断断续续的轻声呼唤声,她站起身走到门口,见门底的婕隙中塞进一张50元人民币,同时一个粗重的男中音说:“听说你是京城头牌水疗师,城里人能享受,咱是同乡,也想沾沾洋。”她想把伸进的50元踢回去,可又一想,老乡们说得也不无道理,城里人自己能给服务,老乡们就拒绝服务了。“不行,你这钱太少,不够。我在北京做一个活是五百元呢!水疗属于高消费,”“咱是老乡:你就给咱优惠优惠。再说在唱宜宾事做水疗,也就50元嘛!”一句“老乡”让邓华的心软了一下,再说几个月没有给客人做水疗了,一种职业习惯,使她浑身上下似乎憋足了劲,也正好在乡亲们面前展示一下。
她拉开门,见是本村上学和她同年级绰号叫“二愣子”的同学。她笑了一下,指着卫生间的门说:“你先进去准备准备,准备好喊我。这钱你收起来吧。今天免费·下次竖着五百元来,本姑娘按摩从来不打折。““二愣子”嘻嘻笑着从地上捡起钱,装进兜,进了客厅旁的卫生间。卫生间是邓华设计的,喷水头下放着大大的紫红色木桶。一阵“哗哗”的放水声停止了。里面有人喊:“水放好了!”
邓华进了屋·淡淡的水蒸汽中,只见“二愣子”躺在木桶里说:“皇帝浴1俺也享受一下!”
邓华取来一袋干花,想放进木桶里,愕然看见二愣子光光的身子泡在木桶里,立刻怒了、抬手就打了他后脑勺一下说:“昨
不穿短裤?耍流氓呀你!“这一巴掌力度很大,打得“二惯子”眼冒金星,疼得設牙咧嘴,好半天才嘴口气说:“我在宜宾市也洗过一次水疗,就是不穿短裤的嘛!”“雨骗我,我在北京严禁不穿短裤洗。八成你去的是鸡离:”“是正规水疗嘛!不信你进城看看嘛?
打啥子人!”“二愣子”满脸委屈。


标签:   上海spa